游动力棋牌

    中東:你可能沒想到的留學目的地

    2016-5-24 14:53:12

    選稿:王佳燁 來源:中國青年報

        4年前,一說起中東,湖北男生劉洋的腦子里最先浮現的幾個詞會是“沙漠”、“駱駝”和“石油大亨”,還有“沖突”。但現在他知道,真實的中東遠不止這些。2009年從中國科技大學物理系本科畢業以后,一個去沙特阿拉伯繼續深造的決定,開啟了他人生中一段別樣的中東求學之旅,更讓他了解到了不一樣的阿拉伯世界。

        留學中東 條件誘人

        最近,“你問我為什么到中東留學”和“我考慮去沙特留學了!”兩篇博文,在網絡上被廣泛傳播,一下子讓人注意到了一個“非主流”留學目的地——中東。中國人鮮有耳聞的一些學校的名稱,也進入人們的視線。比如,沙特阿拉伯吉達市的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KAUST)、阿聯酋阿布扎比的紐約大學阿布扎比分校(NYUA D)和馬斯達爾科技學院(MIST),這幾所學校是近年來中東地區受關注度較高的留學目標學校。其中,NYUAD主要招收本科生,而KAUST和MIST只招收碩士生和博士生。

        2008年,剛升入大四、準備畢業后出國深造的劉洋,通過學校的渠道獲知一所中東新興大學來校招生的信息。通過資料介紹,劉洋了解到,這所名為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KAUST)的學校剛剛完成組建,是一所名副其實的新興大學,由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國王捐資籌建,是沙特阿拉伯首所男女同校的大學,允許男女學生一同上課、就餐。

        “新成立的學校也意味著更多的機會。2008年正值國際油價飆升,我覺得中東特別是沙特可能會有更多機會。而且,KAUST也是中國教育部認可的,留學歸國后可辦理學位學歷認證。”抱著好奇與嘗試的心態,劉洋遞交了申請。

        這所大學的申請流程與歐美高校并無太大差異,主要包括在線遞交個人陳述、推薦信,郵寄成績單、托福成績、GRE成績等材料,之后就是等待面試通知了。

        在申請過程中,這所中東大學在招生過程中的“大陣勢”與“不差錢”,讓申請者們頗感“震撼”。

        畢業于吉林大學的李伯東,申請時正在俄羅斯,他回憶說:“在收到KAUST初試通知的第二天,我收到一封郵件,通知我一周后從俄羅斯去埃及參加面試,一切開銷由校方負責。當時嚇了我一跳。”而在中國國內參加面試的劉洋則回憶說:“面試地點在上海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面試官都是學校高層,讓人充分感覺到對方的重視與誠意。”

        學校提供的豐厚獎學金、優越生活條件,也著實讓申請者心動。劉洋介紹說:“作為第一屆被錄取的學生,在去沙特之前,我在國內剩下的大四一年的學費,都由沙特的學校負擔了;學校還提供每月500美元的生活補助;在沙特攻讀碩士學位期間學費全免,每年還能得到2萬美元左右的資助;不需要交房租和水電費等;KAUST還提供醫療保險和一年一次的往返探親機票。”

        學校環境也讓劉洋他們津津樂道。已在KAUST拿到機械工程碩士學位的唐善然介紹說:“我們學校坐落在紅海之濱,校內生活設施十分優良,圖書館、運動場、海灘一應俱全,聯排別墅式的校舍十分舒適。跟原來想象的不太一樣,我們的課余生活也很豐富,我在這里學會了打高爾夫球,學會了駕駛帆船,還考取了潛水執照。”

        西式教育 精英培養

        生活條件十分優越,但唐善然對中國青年報記者特別強調:“KAUST絕不是一個吃喝玩樂的度假村,學校對學生的學業要求是極為嚴苛的。”唐善然介紹說:“學校采取的是全西式的教育。一門課一周只有3個小時的課堂學習時間,但卻需要在課前用3個小時熟悉課本和講義,課后花6個小時完成作業。期中和期末還有各種項目或者報告需要應付。我身邊很多同學都有過因為思考問題而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的夜晚,也常有為了趕論文從早到晚都不離開實驗室的時候。”

        在硬件方面,得益于雄厚的資金支持,KAUST的科研設施可謂一流。畢業于復旦大學材料系、目前在KAUST修讀材料科學與工程碩士學位的沈超舉例介紹說,2000平方米的微納加工實驗中心(超凈間)、配備6臺FEI公司掃描電子顯微鏡(SEM)和6臺透射電子顯微鏡(TEM)的材料表征實驗中心、IBM藍色基因Shaheen超級計算機中心……這些設施都造價不菲,世界上絕大多數高校很難有如此配備。

        來自全球的優良師資,則是留學中東的另一大吸引人之處。

        在阿聯酋的馬斯達爾科技學院(MIST)攻讀工程系統與管理碩士的劉能寶介紹說:“我們學校是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合作辦學的,從世界各地聘請了很多教授,其中有不少來自麻省理工學院。”

        在沙特KAUST攻讀應用數學與計算科學應用專業博士學位的唐承成,至今仍對一次與世界頂級學者面對面交流的經歷記憶猶新:“當時,美國計算機學家、圖靈獎得主約翰·霍普克羅夫特教授在禮堂里開了一場講座,講座結束后時間已經不早了,但由于我問到一個學術細節問題,教授和我當場在第一排座位上坐下開講,一直講到很晚,再一起聊著天回到他的住處。”

        唐承成說,這樣的場景并不少見。“學校的教師大多是從歐美名校聘請來的,常會有諾貝爾獎、圖靈獎、沃爾夫獎等知名獎項得主這樣的一流學者來訪或開設短期課程,師生都有機會與這些學者就一些具體問題進行平等、深入探討的機會,甚至也可以與之建立長期交流與合作的關系。” 

        這里還有大量的國際交流機會。正在沙特KAUST攻讀電子工程博士學位的顏步一說:“來到沙特留學,不僅可以認識和了解中東,在充足資金的支持下,學生也不難獲得全球旅行的機會。只要提出出國訪問的要求和計劃,學校通常都會幫助聯絡,并提供資金支持。到現在,我的護照已經快沒有空白頁了。”

        圍墻內外 “兩個世界”

        雖然學校的國際化程度非常高,但在校門之外,是真真切切的阿拉伯世界。在沙特KAUST的中國留學生看來,校內外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整個學校是被圍墻和鐵絲網圍住的,進入學校需要通過兩道關卡,每道關卡都由荷槍實彈的安保人員巡查,仔細核實每個進入者的身份證件。”劉洋介紹說,“在校內,除了不能吃豬肉、喝酒以外,其他方面幾乎沒有什么禁忌。”

        唐承成則說:“由于師生來自世界各地,沒有哪個群體是大多數——包括沙特人自己,因此,學校基本上可以稱得上是一個‘世界村’。大家相互都能理解和尊重對方的文化背景與習慣。生活在這種多元化的環境中,讓我漸漸感受到,原來人的共性遠大于差異。這也算我留學沙特的一大收獲吧。”

        但一旦邁出校門,就有不少方面需要適應了。中國留學生顏步一提醒有留學中東意向的學生說,有些當地習俗是必須了解的。

        比如,在沙特,女性需要穿黑袍、裹頭巾;對于外國女性來說,頭巾雖不是必需佩戴,但黑袍是一定要穿的。

        沙特幾乎所有的餐廳和一些大型公共服務設施都設有“單身”(Single Section)和“家庭”(Family Section)兩個區域,男性如果是自己出門在外,無論婚否,都必須在“單身”區域接受服務;而如果同行的人中間有女性,即使未婚,也可以在“家庭”區域接受服務。

        對于穆斯林群眾而言,每天日出、正午、下午、日落、晚睡時,分別需要做一次禱告,每次禱告持續20到30分鐘,期間所有商業場所都要歇業。另外,伊斯蘭歷的每年9月是齋月,這段時間(28天左右)從日出到日落,穆斯林都齋戒,不進食、不飲水。沙特、阿聯酋、科威特、卡塔爾等國規定,在齋月期間所有食鋪白天不得營業。

        沙特是全球唯一不允許女性開車的國家,在短途公共交通尚不完善的市政條件下,女性出門略顯不便。

        在沙特的求學經歷,讓中國留學生們認識了不一樣的阿拉伯世界。

        顏步一對記者表示:“以前,我以為阿拉伯世界是比較傳統、保守和排外的;但我在沙特所接觸到的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普遍不保守。他們對其他民族與文化的不同習俗可以很好地包容和接納。換句話說,他們能理解我們,并且友好、溫和、充滿善意。”他舉例說:“我們出門在外時,最常遇見的問題就是車壞了,無一例外的,每次只要打著雙閃在路旁停下來,不到5分鐘,總會有車主動停下來,問我是否需要幫助。”

        在治安方面,中東也并不“到處都是壞消息”。事實上,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科威特等國家都是較為富足和穩定的。

        長遠規劃 權衡利弊

        從2009年去沙特留學到現在,劉洋已經取得了電子工程碩士學位,并且留校在KAUST的中心實驗室任職電子工程師。他說,像他一樣來到沙特留學的中國留學生,一般有就業和繼續深造兩條出路。一些學習石油相關專業的同學,在沙特找到了不錯的工作,收入也比較可觀;有的同學回到國內就業;也有不少同學選擇留在沙特或赴歐美繼續讀博深造。

        不過,對準備留學中東的中國學生來說,也不全是利好消息。中國留學生唐善然總結道:“第一,中東地區有些大學建校時間較短,新興學校在國際上和中國國內的知名度不高,這對今后打算回國找工作的同學影響較明顯。第二,由于新興學校師資流動性較大,對學生學業可能會有影響。第三,沙特是嚴格的伊斯蘭教國家,校園內外差別巨大,需要適應。對女生來說,不方便的方面會更多一些。第四,我就讀的KAUST近年來為達到沙特國內的政策要求,在逐步提高沙特本地學生的比例,這對KAUST的國際化和生源質量有一定影響。”

        作為“過來人”,幾位留學中東的中國留學生對“后來人”有些建議:

        首先,來中東留學應做好長遠規劃。劉洋說:“以沙特為例,沙特不是移民國家。因此,將沙特作為跳板可以,但不建議把沙特作為最終目的地。”

        其次,要根據自身情況選擇好研究方向。顏步一說:“以KAUST為例,該校只有11個側重理工的專業,課程和專業的覆蓋范圍比較有限。對于想在人文方面或純粹理論方面進行深入學習的同學來說,不是很合適。”

        “如果你是一個真心喜歡學術的人,這里會是一個能讓你心無旁騖地沉下來搞研究而又不會虧待了自己的好地方。”顏步一說。

        “在中東留學的經歷,對我來說有獨特的意義。一般人很少有機會來中東,而我卻有機會如此近距離了解和游歷阿拉伯世界,并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這段經歷很奇特,如果再作一次選擇,我仍然會來這里。” 劉洋說。

    游动力棋牌